这一高兴

2020-06-13 15:29

下午我和妈妈一起到去瑞安逛街,经过南大超市旁边一看,呀!我突然闻到一股臭臭的味道,我觉得很惊讶,心里想,这股味道怎么出现在这里呢?那么熟悉,好象在哪里吃过或者是闻过,我仔细想了想,我知道肯定是臭豆腐,我立刻停留脚步,抬起头,眼睛东张张西望望,啊!果然对面路边摊有一间臭豆腐店,我伸出手满怀欣喜向着妈妈说:妈,你能给我3块钱吗?我想买臭豆腐吃。妈笑着说:傻孩子,这里哪有臭豆腐卖呢。我用手指指着前面的小摊说:瞧,就在这里。于是,妈妈从包里掏出了3块钱,递给我手里,我箭步如飞地奔向这间臭豆腐店,说:老板,你这里臭豆腐买多少钱一碗呢?这为老板很亲切的对我说:小朋友,每碗3块,一碗4粒。我扬了扬手中的3块钱,对臭豆腐的老板说我要一碗,这为老板说:好的。

后来阿太体力不支病死了,阿太死后每年清明节我都会为他准备臭豆腐去上坟,可能这臭豆腐是我和阿太沟通的唯一的爱心桥梁。

臭豆腐当我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,我第一件事想起来就是吃,特别是臭豆腐,不管心里有多难受,受多少委屈,假如前面放一碗臭豆腐让我吃,我保证一些不愉快的事统统把他忘掉。

小的时候,一放学就往街上跑,当然,这是在口袋里有几个钱的时候。穿过小巷,翻过小桥,就可闻到油炸臭豆腐的香味。经营油炸臭豆腐的是个瘦瘦的老人,眉毛胡子全白了,他总是挑一副担子,担子其实是木头做的箱子,前面一个箱子放着臭豆腐、酱油、辣椒酱和一叠小盘子,还有一个罐头瓶,里面插着几双筷子。后面一个箱子安放着一只小煤炉和一口锅。

他把臭豆腐倒在油锅里。很熟练的把臭豆腐反来复去,在油锅里炸,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锅里看,一阵阵臭烘烘的气味扑鼻而来,都快要让我流口水了,心里想,我巴不得想拿一双筷子从锅里夹一粒出来放在嘴里尝尝味道,想着想着,不到一会,臭豆腐就出锅了,这为老板把臭豆腐装进一个塑料碗里,上面放过很多麻辣和香菜,就递给了我,我小心翼翼地端着臭豆腐往里面走,先找个位子,然后在坐下。

老人一次总是只炸几块,炸好几块卖几块,所以等的人都是一个吃,其他的人共同行注目礼。吃油炸臭豆腐的人大多是女人和孩子,真的很奇怪,江南女子都是不吃辣的,但一到这担子前就都变成辣妹子了,辣椒酱涂了厚厚的一层还要涂,女人此时也不管斯文了,直吃得嘴唇通红,涕泪交加,热汗直冒。说归说,他也不去阻挡。所以,老人的辣椒酱每天都要消耗一瓶。

那时,我父亲每月给我五元钱,至少有一半的钱是贡献给臭豆腐了。一块臭豆腐一毛钱,吃完一块,这一天才能安静下来。有时候没有计划好超支了,那么,我就克制住自己不往那里跑,怕自己的眼睛里会长出钩子来。不过,那样的时候,只要我不小心溜到老人的担子前,老人总会洞察一切,好象发现了我的口袋里没有半分钱,就会笑眯眯地炸一块最脆最嫩的送给我吃。不好意思白吃,等下个月父亲寄钱来的时候,我马上就去还给他,老人也收下,但必定多炸一块臭豆腐给我。

小时侯我最喜欢和阿太一起到河边去钓各种各样的鱼,每次钓鱼时肚子饿了,阿太总会带我去吃臭豆腐。记得有一次,小雨下完了,太阳红着脸冲出了云层。我和阿太又带着鱼具整装出发了,我们来到鱼塘边,选了一个好地方,放下鱼杆,耐心地钓起了鱼,突然,我手中的钓竿动了一下,阿太连忙对我说:佳煜,有鱼上钩了。我一听就连忙拉起鱼竿,只见一条银白色的小鱼在鱼钩上跳跃,我兴奋不已,连忙把小鱼放进了水桶,后来接连有好几条鱼上钩,让我高兴得又蹦又跳,这一高兴,让我觉得肚子有点饿了。我就要阿太给我去给我买臭豆腐充饥。阿太眼睛有些不好使,走路时一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下,手被摔出了血,可阿太却装作毫无事情地用手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说:没事没事。在带我去买臭豆腐时我心中酸酸的。

这时候,妈妈从我的身后也赶了过来,坐在我的身旁对我说:儿子,慢慢吃,别烫着。我轻轻夹起了一块放进嘴里,哎呀,真香啊!虽然有点辣,但是味道真不错啊!有妈妈陪着我吃,我一下子就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子了。

岁月如水,年复一年,阿太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,终于有一天阿太病倒了住进了医院。我感到很难过。我一心要去看阿太,可天天都下雨,有一次天放晴了,我就急匆匆地买来了臭豆腐,硬拉着妈妈去看阿太,到了医院我急忙把臭豆腐递给了阿太,阿太眼里噙满了泪水,但还是勉强面带着微笑吃了下去,并对我说:阿太没事。我抹去泪水喂给阿太吃臭豆腐。

老人总是站在街的拐角,专心致致地油炸臭豆腐。从没有听过他的吆喝声,但总有许多食客寻着香味而来,在他的小担子前站成一圈。他的臭豆腐很有特色,乍看上去黑不溜湫,和别的臭豆腐没有什么两样,但一入锅再一出锅,就变得金灿灿、香喷喷,涂上一层酱油或辣椒酱(他的辣椒酱是自制的,红艳艳的,辣得香,辣得舒服),黄黄红红,煞是好看。小心翼翼咬上一口(因为非常烫),外黄内白,外酥内嫩,香辣刺激,此时已不是在吃而是舌头打着卷往下吞。